Updates from 一月, 2017 Toggle Comment Threads | 快速鍵

  • drunkenboat 14:37 on 2017/01/05 固定鏈結 | 回應  

    在愛情世界裡,別成為沒有魅力的人!請避免 6 個症狀:「缺、急、盧、黏、忍、瞎」 

    想成為有選擇權的人?請別把愛情「全有全無化」

    在愛情的世界裡面,有分成兩種人,一種是有能力讓情慾流動的人,第二種人是沒有能力讓情慾流動的人。這兩種人用比較簡單的方式來說明的話,一種就是有魅力的人,另外一種就是沒有魅力的人。魅力,跟外表不一定有直接相關,我相信大家身邊都有幾個,不論男女但基本條件不是說頂好,卻擁有頂好異性緣的人。我們可以由以下表格看看這兩種人的差異: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04-13-e4b88be58d883-23-41

    最重要的是最後一行心態的部分,我們在面對關係跟感情的時候的心態,會帶出我們所有的行為跟我們遭遇到事情的結果。沒有魅力的人會擁有「缺、急、盧、黏、忍、瞎」這幾種症狀(可下載我們免費的測驗來測自己這六個症狀的嚴重程度跟詳細說明),也就是說因為非常執著「時間點」跟「特定的人」,所以才會延伸產生這些症狀。沒有魅力的人把感情的定調成不是100就得是0,因為他們是這樣去感受愛情,所以以為別人也是這樣感受愛情:

    • 覺得「喜歡」是沒有分程度的,只要喜歡就一定喜歡到想要交往甚至結婚
    • 喜歡只能針對一個對象,對多個對象有好感就是爛人
    • 常常會有「如果你不喜歡我幹嘛跟我聊天?幹嘛找我關心我?」的看法
    • 不認真(認真=想交往/結婚/接受我的全部)就不用考慮了

    這樣的人通常只要喜歡上某一個人,就會給那個對象非常巨大的壓力,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對象也就不可能會喜歡上妳。但事實上,喜歡是有分程度的,0到100中間仍舊擁有其他數字,每一個人對於想要交往的程度也不一樣,有些人是感覺30分就可以交往,有些人可能到喜歡80分才想要交往,而對於沒有魅力的人,雖然自己一旦喜歡上就是100,還自顧自地認為自己很專情很棒棒,但事實上只要面對這樣的人,不論是誰都會想要逃。

    因為喜歡是自己想出來的,不然不可能會有「因為瞭解而分開」的現象出現,我們在根本沒有跟對方交往之前,「很美好的對方」都是自己想像出來的(換句話說瞎的程度非常高的人此項會非常嚴重),那不是真實的對方,因為對方也不過「是個有七情六慾會拉屎有缺點人」而已。

    因為自己沒有能力讓情慾流動,所以也就會強調用「對等」跟「道德」去束縛或篩選自己遇到的對象,以免讓自己陷入一個不利的狀況(因為這樣的狀況發生太多次)但卻不知道這樣的做法其實正是讓自己陷入不利狀況的最大原因,這種人通常都「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在跟對方相處的時候也通常不會試圖去理解或是給予,通常都是「要求別人應該要如何」居多。(對方認不認真、有沒有真心喜歡我、有沒有真心想對待我、會不會接受我的全部等,全部都是自我為中心的想法)

    而有魅力的人剛好相反,他們知道每一段關係是永遠在變動的,所以不會執著於特定對象或是特定的時間點,事情都隨順因緣,剛好有機會就會全力以赴,不像其他人有機會反而一直扭扭捏捏怕東怕西,沒機會不會硬要找機會而弄得彼此都很尷尬。他們在乎的是此時此刻彼此相處開不開心,而不是未來能不能交往、做這件事情我會不會加分、他會不會不喜歡我等在「未來的結果」。所以有魅力的人可以時時刻刻地享受當下的狀況、曖昧,沒有確認關係時的樂趣,而不是因為曖昧產生不安。

    因為不安,所以沒有魅力的人會盡量想要把「可以有關係」的人(因為容易挑惕執著的關係所以一次只會有一個)趕快確認關係,如果不能確認關係,就要把這段關係抹煞掉,以免讓自己再度陷入不安之中。但是人的關係是變動的,現在沒有想要在一起,不代表以後不會想要,這段時間與其欲抹煞掉關係,不如好好維持好關係,慢慢讓自己變得更有魅力,不是才是讓自己更有選擇權的聰明方法嗎?

    有魅力的人會認清事實,如果對方只喜歡自己20分,那麼有只有20分的時候應該做的事情,就能讓彼此的好感度上升,而沒有魅力的人無法認清事實,如果對方只喜歡自己20分,就會想要放棄,或是無法接受事實而說服自己或跟上天祈求對方有喜歡自己100分。

    另外有魅力與沒魅力的人的差別,是他們的行動的出發點,有魅力的人基於「我想要做」所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沒有魅力的人是「怕對方如何」所以才做。例如同樣是主動敲對方,有魅力的人這麼做是因為「我想要主動跟對方說說話」而沒有魅力的人的焦點在於「如果我不主動會不會就沒機會了」。或是如果對方做了讓自己不開心的事情,有魅力的人是因為「自己不開心所以表達生氣」,沒有魅力的人則是因為「怕對方不喜歡自己所以選擇不表達」。

    最後造成有魅力跟沒有魅力的人的一大差異,就是在於最終自己有沒有能夠「選擇」的力量,沒有魅力的人會只要喜歡,就會不顧一切的強求也要在一起,而有魅力的人會知道喜歡是自己想出來的,會去看清這段關係有可能的發展方向,然後再考慮自己要不要跟對方在一起,而不是喜歡,就被喜歡這個自己想出來的幻覺沖昏了頭。

    而破壞關係最容易的方法,就是計較自己有沒有「得到」東西,而這正是沒有魅力的人一直在做的事情,所以會比有魅力的人更容易遭遇關係破滅的事實。

    來源:AWE情感工作室
    原文的標題是「想成為有選擇權的人?請別把愛情「全有全無化」,我是先在VidaOrange生活報橘看到這篇的,喜歡生活報橘的編輯重新下的標題,覺得更切中文義,就沿用了。

    廣告
     
  • drunkenboat 16:02 on 2014/09/24 固定鏈結 | 回應
    Tags: John Donne   

    No Man Is An Island by John Donne 

    No Man is an Island
    John Donne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 John Donne

    沒有人能自全,沒有人是孤島,

    每人都是大陸的一片,要為本土應卯。

    那便是一塊土地,那便是一方海角,那便是一座莊園,不論是你的,還是朋友的,一旦海水沖走,歐洲就要變小。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減少,做為人類的一員,我與生靈共老。

    喪鍾在為誰敲,我本茫然不曉,不為幽明永隔,它正為你哀掉。

     
  • drunkenboat 13:29 on 2014/01/27 固定鏈結 | 回應
    Tags: 鍾文音 吳爾芙 Virginia Woolf   

    憂傷向誰傾訴 

    記住我們共同走過的歲月,記住愛,記住時光。        ──維吉尼亞吉‧吳爾芙

    你自己曾寫過這樣的一句話,現在看來,像是在為你的生命終點作詮釋:「或許多少年之後才能夠感受得到當時的一個舉動是多麼的驚天動地。」
    比如我自己在二十幾歲時,突然有天醒來,告訴自己要離開島嶼,要到遙遠的國度,要開始新的生活。那個國度也是一座巨大的島,一座巨大的船艙,擠滿青春與不想老去的人。
    曼哈頓聳立的是高樓大廈切割成的峽谷,人如蟻螻是風光。
    這於小個體是驚天動地之舉,是青春燃盡,才能體悟到的。
    即使只是活一天都是非常非常危險的,一剎那的失心瘋,都會墜向深淵。
    但你在精神癲危時刻仍不忘和時光一起逆行,並給予他人歡樂與愛。
    時時刻刻,吳爾芙,你啟發了後來的許多寫作者。
    你那具有夢想家氣質的側臉,迷濛出世卻又極為入世。對自我與小說美學實驗的探視,瞬間捕捉流逝的心靈。
    小說時間與真實時間,意識流流過精神的荒土,灌溉成一座奇花異草似的濕地,小說是人類前進的莽原,在歧路中探索,匍匐,為精神莽原的探勘傷痕累累而在所不惜。
    戰將如是,你也是,刀刀劈進精神荒地,小說的荊棘重重,尤其你的年代,對女作家尤其是天方夜譚。
    你經歷了19世紀末與二戰期間,看著大英帝國。1941年3月28日,你走入隱士之屋附近的河流,你跳入勿思河(River Ouse)。
    你太瘦了,因此撿了許多石頭放在口袋以增加重量,好讓身體不會因為太輕而浮上來。
    一個會游泳者,如何在河裡拒絕求生的本能反應?你不再盡情感受這沒有答案的人生。
    「壯闊的心靈,卻落入令人窒息的凡間。筆端和命運對奕,到頭來卻難免成為一個輸家。」但我以為你不是輸家,就生命某種程度而言你是,但就書寫而言,你不是。
    烽火來臨,慕尼黑已然淪陷,你最愛的城市倫敦也勢將難逃德軍戰火的魔掌,你不想活在那樣的煙硝瀰漫的火光之中。
    恐懼的想像往往是癲狂的養分,你害怕癲狂至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你知道會有那麼一天,因為過去的經驗告訴你,這一波比之前都強大。以前病發時,你不認得自己寫的文字了,而你逐漸老去,深知這波強大激流襲擊,將連自己都失去。那自己將被徹底隔離,隔絕在自己的世界之外,你要自己出航,比這一天走得更快,寧可投入河神懷抱,以更激烈的荒涼方式讓自己不被俘虜。
    幻想可以寫作治病,以為寫作能忘卻前塵,相信文學是忽略生活最為愉悅的方式。你說只要能寫作就是快樂。實驗各種小說的可能,一種不像小說的小說,一種哲學不被戲劇與情節化的小說。以寫作剖析自我與扣問人生的獨白小說,以小說來疏離自我人生,小說有各種可能,各種可能都是小說。
    創作猶如一趟旅程,創作成為致力完成自己的舟渡,一個發現之鑰。
    寫作猶如縱走黑暗邊境,悠長緩慢,好似永遠踩不到底,但忽焉竟在筆中成形了。小說能比個人真實活過的人生更加真實,但也可能更加虛妄。
    作品被完成時是如此地神祕,在文學的邊界,在人生的邊界,明亮與黑暗交織命運的房間。寫作猶如探勘,一個鑿光者。偉大的小說家都有個地獄,入地獄卻開出天堂之花。
    慌走在靈魂的岐路花園
    起先你在少女時,生命的經驗是不愉悅的,你的兩個哥哥曾冒犯你,而他們並不知道那是一種身體與性的逾越。同時依戀母親的你,卻在十三歲時體驗到死亡,死神總是帶走所愛,你第一次精神崩潰,腦中的精密儀器如琉璃,透明繽紛,卻不堪一擊。但琉璃粉碎仍可提煉成不同的形狀,本質還是你(╱妳)。

    然而另一面的你也是頑強的,精密儀器如精工,摧毀的只是架構,只要重新組合,就可以重回你原初的本我。之後,你幾乎年年與死神交戰,時勝時敗,努力幾十年,方自動繳械。接受河神的盛宴,以肉體供養天地。你長期以河海作為象徵,接著是將自己變成小說的實體經驗。海洋是人類最初爬行自陸地的子宮母體,時刻相續的海浪也象徵著某種質量不變的永恆,浪是宇宙的心跳節拍,生命最後有如你的作品《海浪》,敘事完全走入內心,一種心理的寫實或者不寫實,總之不再受現實外在的細節綑綁。你也不再受軀殼的束縛,航進冰冷之海的苦痛想必深烈,但你知道撐不過這一回。
    繁複的低音暗自響徹整座如交響樂的海域,奇特的音波總是難以被聽見。
    你曾經用「魚鰭」在寧靜遼闊的海洋上升起如蝶翅的象徵,帶著那樣亙古以來的孤獨寂寥,寂靜的殘敗,與死亡的搏鬥,神祕而哀愁。
    你有如海域裡最獨特的鯨魚聲音,聽來如鬼魂,也像低音號鳴奏。
    據說這神祕聲音來自一隻名為52赫茲的鯨魚,其歌聲太獨特了,獨特到只有牠自己才聽得見,獨一無二,因此找不到伴。
    當然你一生都有朋友與夫為伴,但你心深處明白人最後都是孤獨的化身。52赫茲鯨魚是人的孤獨隱喻,每個人的終站都將化為52赫茲鯨魚,人生春色凋零,春色比肉身先一步涉入冥河。
    你也有如是希臘的泰瑞希阿斯(Tiresias),一位流浪的盲人先知,具有著兩性的生活跨越經驗,雖失去性別,卻沒有更自由,盲人先知茫茫遊走繁華荒原。
    有多少回了,你面對自己的精神生死交關,或者你目睹他人肉體的生死交關,太多回了。
    年輕時當你面對折磨父親的病魔時,你曾經這麼想著:「死神能否加快點腳步呢?」那時你才二十二歲第二次面對至親和死神鏖戰,你目擊著死亡本身。
    表面看起來冰冷,一旦遇到所愛,內裡卻是如熔岩的炙燙。
    父親過世,你和家人搬遷到南威爾斯。
    那是一座介於大海與沙原之間的寂寥荒地,你常在懸崖處眺望,沉思未來。
    源於這段漫長的徒步生活,未來要書寫的材料也逐漸在你的腦海浮現。
    你寫著日記,一直保有這個習慣。
    在你和姊姊還沒參加布倫斯伯里(Bloomsbury)團體之前,你們去了義大利旅行。
    在旅行裡,你觀看人的興致大過於看教堂,這也是寫小說者的奇異之眼。
    在歐洲旅行時,到了巴黎,你和姊姊遇到克里夫‧貝爾,他帶你們還去參觀了雕塑家羅丹的畫室。
    然而回到英國後,你卻瘋了一整個夏天。
    你陷在複雜的生命低潮,現實逐漸成了遙遠不可捉摸的狀態。
    瘋狂的夏天,每個人都在等待你的康復。瘋狂的生命風景永遠值得描述。這段無法書寫的時間,卻成為你往後不斷創作的生命基底,創傷若能轉化,就能成為生命的豐收。
    失眠頭痛暈眩心悸……厭食,討厭人……你試圖自殺,所幸1904年五月到八月,三個月裡的關鍵性時間,你獲得了護士與專門神經科及家人的妥善照顧。
    家人把你送到約克郡學院,因為那家學院的校長是你的表親,一來你可以療養,二來和其表親的妻子也就是校長夫人一起共度學校生活。在這段療養期間,你漸漸好轉,除了參加這些夫人們的茶會和教會活動外,在許多你不喜歡的學院場合時,你則到學校鄰近的高原荒地裡漫遊。在岩石間遊走,感受風的刺骨,荒煙蔓草的風土,品味閃過的靈光詩語。
    同時學院的氛圍也讓你不斷地自我粹練與琢磨書寫的技藝,為當一名職業作家的入門作進階的練習,為日後你的文學實驗創立新的敘事聲音。

    私密的札記跳躍為社會的觀察者,書評的鑑賞者。

    對於創作胚胎,你就像母親守候著未出生的嬰兒般,將現世風光轉化為奇魅書寫,你高昂的心性催發你的創造力,不斷鍛鍊與超越自我的窠臼。
    這段時間是繁花盛開的金色年華,尤其從瘋狂的黑暗之谷步出後,你更明白生命不可浪擲。
    陰暗與燦亮的兩端,你都歷歷行經,感知這世界的幽微。
    你甚至去倫敦為高齡窮人所設的莫利學院參與教學課程,熱情地教著寫作與文學等,甚至為學生寫課程大綱,但在教學上你的熱忱卻被學生們打敗,你發現你賣力地教導著寫作與文學課程,但學生關心的卻和你不同。
    你賣力地講著文藝復興,學生卻只關心旅館有沒有跳蚤(這讓我想到我自己,賣力地講著旅途的文學遭逢,學生卻問我旅途有無豔遇?)。
    於是後來你轉向文學沙龍的周四聚會,沙龍是藝術聚會,不同創作媒材的藝術家以藝術議題為討論的聚會,即後來聞名英國的布倫斯貝利團體,將女性主義、社會主義和和平主義發揮影響力的一個重要文學藝術集社。
    你關心的女性是和你同一階層的女性,期盼有能力的女性竭盡自己的成就來發揮社會影響力。

    你的愛
    是我唯一能確認的

    生之悲苦,從生提煉死魂,你凝視死,早在十三歲時,就進而參與了死亡事件簿。你從神智清明到癲瘋狀態的見證者雷納德描述過那駭人模樣,你先是厭食,接著拒絕進食,抑鬱環繞不去,被罪惡感與絕望情緒淹沒,接著轉為興奮無明且又有如一頭失控野獸的狀態。你會對來照料你的護士行為粗暴,動粗相向,因為她們都在腦海裡形成幻影,身旁人變成惡魔。接著你會一直說話,從能夠被理解的字詞,逐漸進入分裂斷裂的無意識與不連貫字詞。

    癲瘋者從地獄歸來的報信之語。

    瘋狂之後,就像迷霧散去,你逐漸清醒,不僅記得泰半的經歷,且能進入理性的秩序思考。在你五十多年的生命裡,接二連三的瘋癲都沒有擊潰你,即使你曾經航進死神的懷抱,但所幸死神都把你隔離在外。
    你走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但沒能走過二戰。1941年,你度不過去了。如果過去的瘋癲是大風大浪,那麼這回即將襲擊你神智的將是海嘯,你知道你躲不過去,而你不想連累雷納德,你感到這一生虧欠太多了。
    於是你寫好遺書,將之放在入門處。

    你寫給雷納德:「假使有任何人能夠救我,那一定是你,即使我已然分崩離析,但你的愛仍是我唯一能確認的,我不再繼續毀壞你的時光了。我以為我們共聚的時光,就是兩個人所能達到最快樂的時光。」
    小說曾寫過的話,成了自己預寫的墓誌銘:「置身於祢的懷抱,我依然不為所動,不受祢的宰制,死神!」
    逝者善舞,舞出人間的絕美字海,憂鬱的藍海。我在你的故居前,低迴再三,想要獲點繆思靈光,期盼潛進這片海洋但卻不被吞噬。但有這種可能嗎?還是我不過是個媚俗者,只想迷幻而不想癲狂,只想要取得好的部分,卻忘了好壞是一體的。我不知道,在你的故居,我只看見逝者善舞,一種從荒原舞踏出的繁美,那就是以精神奮戰所寫下的作品,如你。

    【2014/01/27 聯合報】

     
  • drunkenboat 09:49 on 2011/07/27 固定鏈結 | 回應  

    失敗帶來的紅利 by J.K.羅琳 

    J.K.羅琳:失敗帶來的紅利

    (哈佛大學畢業典禮演說,美國麻薩諸賽州劍橋市,二00八年六月五日)

    對我這種已經四十二歲的人來說,回首看自己二十一歲畢業時的情景,是有點不舒服的事情。我的前半生,一直因為難以在自己的雄心壯志與親人對我的期待之間取得平衡而不斷掙扎。

    我一直深信自己唯一想做的事情是寫小說。然而,我那出身貧寒又沒上過大學的父母親認為,我過於活躍的想像力只不過是可笑的個人怪癖,絕不可能拿來付貸款,也不可能確保我能拿到退休金。現在的我,已經知道他們對我的嘲諷力道就像拿著卡通式的鐵砧在打擊我。

    就這樣,他們希望我能取得一張職業專科文憑,而我卻想要攻讀英國文學。最後我們達成妥協:我去攻讀「現代語言」。事後回想起,我們雙方都不滿意這個協議。我父母的車都還沒彎過馬路盡頭的轉角呢,我已迫不及待地拋下德語,匆匆逃進古典文學的迴廊。

    我不記得是否曾告訴我父母我念的是古典文學,他們很有可能是在我畢業典禮那天才發現這個事實。從「保證拿到通往高級浴室的鑰匙」的面向來看,我想,他們幾乎不可能在這個星球上找到比希臘神話更沒用處的學科了。

    插個話,我想澄清一下:我並不怪我父母有這樣的想法。埋怨父母誤導你走上錯誤方向這件事是有限期的;當你年紀大到有能力自己掌舵時,就要自己承擔責任。再說,我也不會因為父母希望我終身都不會貧窮而批評他們。他們過去一直很窮,而我自己也曾經貧窮過,我相當贊同他們的觀點:貧窮並非一種高尚的經驗。貧窮的人必須面對恐懼與壓力,有時還會沮喪抑鬱。貧窮意味著成千個小羞辱與艱苦難關。靠自己的努力爬出貧窮,確實值得自豪,但只有傻瓜才會向人訴說貧窮本身是浪漫的。

    我在你們這個年紀的時候,最害怕的不是貧窮,而是失敗。

    我在你們這個年紀的時候,在大學裡明顯缺乏動力,花了太多時間在咖啡廳寫小說,太少去聽課,然而,我自有考試過關的訣竅,而這正是多年來造就我以及與我同輩的人生成功的方法。

    我不會笨到以為只因你們還年輕、天賦優異、受過良好教育,就不曾遇到難關或心碎。才華與聰明,從來都不是能讓人對無常命運免疫的預防針。我也不會假設在座的每個人都已經享有平靜無波的恩典與心滿意足的生活方式。

    然而,你們確實即將從哈佛畢業了,這代表著你們尚未非常熟悉「失敗」這回事。「害怕失敗」對你造成的影響可能跟「渴望成功」一樣多。更確切地說,你對失敗抱持的觀念,可能與一般人對成功的見解相去不遠。你們已經飛得這麼高了。

    我們每個人終究得自己決定構成失敗的元素有哪些,但是,如果你願意聽別人的話,這個世界會迫不及待地提供你一套失敗的標準。不論根據哪一種傳統的評價標準,平心而論,在我畢業將近七年後,我徹底地失敗了。一段異常短命的婚姻結束了,我沒有工作,還成了單親媽媽,雖不至於無家可歸,但對現代英國的生活而言,可說是窮到不能再窮了。我父母擔心我會遭遇的慘事,以及我以往憂慮自己會碰到的境遇,同時成真了,而且,不論從哪一種傳統標準來看,我都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失敗的一個。 此刻,站在這裡,我不會告訴你們說:失敗是有趣的事。那段時期,我的生活黯淡無光,我根本不知道有天我的人生將會出現媒體所描繪的某種童話般解決困境的出口。我不知道這條隧道究竟有多長、還得走上多久。任何可能閃耀於隧道出口的光亮,對我而言,都只是個希望,不是真實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談失敗的好處呢?簡單說,因為失敗意味著剝光無關緊要的東西。我不再假裝我是某種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我的人,而開始直接將我的精力投入於只跟我自己有關的工作上。倘若我真的在其他領域成功了,我可能永遠不會立定決心,一定要在真正屬於我的舞台上成功。我被釋放了,因為我最深層的恐懼已經成真了,而我卻仍然活著,我仍然擁有我深愛的女兒,我還擁有一台老舊的打字機以及偉大的創意。就這樣,人生的谷底,變成我重建人生的堅實基石。

    你們或許不曾像我一樣遭遇過那麼嚴重的失敗,然而,人生難免有失敗;只要活著,就不可能完全免於失敗,除非你活得非常小心翼翼到彷彿一生都沒有活過──在這種情況下,你的失敗來自於放棄生活。

    失敗給了我內在的安全感,我從未因為考試過關而獲得這種安全感。失敗讓我認識自己,這是沒辦法透過其他事情學到的。我發現我有堅強的意志,我其實可以做到我曾懷疑自己做不到的紀律。我也發現我擁有比任何寶石都還有價值的朋友。

    當你認知到你已經從挫折中站起來,變得更睿智、更堅強,你會感到安心,確定從今往後你都能靠自己的能力生存下來。如果沒有經過逆境的考驗,你絕無法真正了解自己,了解你的人際關係的力量。這種認知,是真實不虛的禮物。這個禮物,對所有人來說,都必須先經歷痛苦才能獲得;它比我曾拿到的每張證照都要寶貴。

    正因如此,如果給我一個時光器,我會告訴二十一歲的我:人的幸福來自於「了解生活並非一張收穫或成就的檢查清單」。你的學歷或證照,你的簡歷,並不等於你的人生,雖然你會發現許多我這輩或更老一點的人們分不清這兩者之間的差別。生活是困難的,複雜的,誰都沒辦法全面掌控──謙卑地認清這個事實,有助於你安然渡過人生無常的滄桑。

    (本文轉載歐普拉等18位名人新書《親愛的畢業生們!》,李宥樓譯,大寫出版,大雁發行)
    全文網址: J.K.羅琳:失敗帶來的紅利 – 親愛的畢業生們 – 全球書選 – udn全球觀察

     
  • drunkenboat 13:48 on 2011/07/12 固定鏈結 | 回應  

    更好的人生 by 隱匿 

    更好的人生

    我的人生充滿了敗筆與缺損
    有的在腦子裡有的在身上有的在心裡
    
    我無法成為一個博學的人
    我無法站上講台宣揚自己的理念
    我無法登上山頂再看一次當年的雲海
    我無法走上街頭為我深愛的土地吶喊
    甚至就連討價還價或者把插隊的人痛罵一頓
    我也沒辦法
    
    有天我從夢中驚醒
    確認我這一生已經
    無法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但是我曾經和上帝或者佛祖對話
    在另一個夢裡
    當我醒來後有一段時間
    我無法想出另一種人生
    能比現在這樣更好
    
    如果在我的人和我的詩之間只能選一種
    我但願那是詩
    有天我望著貓咪瘋狂玩弄一隻逗貓棒
    我了解了快樂的定義
    那就是蠢相環生
    
    快樂並不可恥
    寫詩也是一樣
    
    在這個世界上如果有什麼
    能比天上的月亮更美
    那就是水底的月亮
    原載於2011年7月12日人間副刊
     
  • drunkenboat 17:58 on 2011/07/04 固定鏈結 | 回應  

    A Reason, A Season, and A Lifetime 

    A Reason, A Season, and A Lifetime.
    By Brian A. “Drew" Chalker

    People always come into your life for a reason, a season, and A lifetime.

    People always come into your life for a reason, a season and a lifetime. When you figure out which it is, you know exactly what to do.

    When someone is in your life for a REASON, it is usually to meet a need you have expressed outwardly or inwardly. They have come to assist you through a difficulty, or to provide you with guidance and support, to aid you physically, emotionally, or even spiritually.

    They may seem like a godsend too you, and they are. They are there for a reason, you need them to be. Then, without any wrong doing on your part or at an inconvenient time, this person will say or do something to bring the relationship to an end.

    Sometimes they die, Sometimes they just walk away. Sometimes they act up or out and force you to take a stand. What we must realize is that our need has been met, our desire fulfilleed; their work is done.

    The prayer you sent up has been answered and it is now time to move on.

    When people come into your life for a SEASON, it is because your turn has come to share, grow, or learn. They may bring you an experience of peace or make you laugh. They may teach you something you have never done. They usually give you an unbelievable amount of joy. Believe it! It is real! But, only for a season.

    And like Spring turns to Summer and Summer to Fall, the season eventually ends.

    LIFETIME relationships teach you a lifetime of lessons; those things you must build upon in order to have a solid emotional foundation.

    Your job is to accept the lesson, love the person/people (anyway); and put what you have learned to use in all other relationships and areas in your life.

     
  • drunkenboat 14:05 on 2011/02/17 固定鏈結 | 回應  

    [轉載]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我那上國中的女兒,她同學都管叫她23號。
    她的班上總共有50個人,而每次考試,女兒都排名23。
    久而久之,便有了這個雅號,她也就成了名副其實的中等生。

    我們覺得這外號刺耳,女兒卻欣然接受。
    老公發愁地說,一碰到公司活動,或者老同學聚會,
    別人都對自家的’小超人’讚不絕口,他卻只能扮深沉。
    人家的孩子,不僅成績出類拔萃,而且特長多多。
    唯有我們家的23號女生,沒有一樣值得炫耀的地方。
    因此,他一看到娛樂節目那些才藝非凡的孩子,就羡慕得兩眼放光。
    後來,看到一則九歲孩子上大學的報導,他很受傷地問女兒:
    『孩子,妳怎麼就不是個神童呢?』
    女兒說:『因為我爸爸不是神父啊!』
    老公無言以對,我不禁笑出聲來。

    中秋節,親友相聚,坐滿了一個寬大的包廂。
    眾人的話題,也漸漸轉向各家的小兒女。
    趁著酒興,要孩子們說說將來要做什麼?
    鋼琴家,明星,政界要人,孩子們毫不怯場,
    連那個四歲半的女孩,也會說將來要做電視的主持人,贏得一陣讚歎!

    15歲的女兒,正為身邊的小弟弟小妹妹剔蟹剝蝦,盛湯揩嘴,忙得不亦樂乎。
    大家忽然想起,只剩她沒說了。在眾人的催促下,她認真地回答:
    『長大了,我的第一志願是,當幼稚園老師,領著孩子們唱歌跳舞,做遊戲。』
    眾人禮貌地表示贊許,
    緊接著追問她的第二志願。她大大方方地說:
    『我想做媽媽,穿著印叮噹貓的圍裙,在廚房做晚餐,
    然後給我的孩子講故事,領著他在陽臺上看星星。』
    親友愕然,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老公的神情,極為尷尬。

    回家後,他歎著氣說:
    『你還真打算讓女兒將來當個幼稚園老師?我們難道真的眼睜睜地看著她當中等生?』
    其實,我們也動過很多腦筋。為提高她的學習成績,
    請家教,報輔導班,買各種各樣的資料。
    孩子也蠻懂事,漫畫書不看了,剪紙班退出了,週末的懶覺放棄了。
    像一隻疲憊的小鳥,她從一個班趕到另一個班,卷子,練習冊,一遝遝地做。
    但到底是個孩子,身體先扛不住了,得了重感冒。
    吊著點滴,在病床上,她還堅持寫作業,最後引發了肺炎。
    病好後,孩子的臉小了一圈。

    可期末考試的成績,仍然是讓我們哭笑不得的23名。
    後來,我們也曾試過增加營養、物質激勵等等,
    幾次三番地折騰下來,女兒的小臉越來越蒼白。
    而且,一說要考試,她就開始厭食,失眠,冒虛汗,
    再接著,考出了令我們瞠目結舌的33名。
    我和老公,悄無聲息地放棄了轟轟烈烈的揠苗助長活動。
    恢復了她正常的作息時間,還給她畫漫畫的權利,
    允許她繼續訂《兒童幽默》之類的書報,家中安穩了很久。
    我們對女兒,是心疼的,可面對她的成績,又有說不出的困惑。

    週末,一群同事結伴郊遊。大家各自做了最拿手的菜,帶著老公和孩子去野餐。
    一路上笑語盈盈,這家孩子唱歌,那家孩子表演小品。
    女兒沒什麼看家本領,只是開心地不停鼓掌。
    她不時跑到後面,照看著那些食物。
    把傾斜的飯盒擺好,松了的瓶蓋擰緊,流出的菜汁擦淨。
    忙忙碌碌,像個細心的小管家。
    野餐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兩個小男孩,一個數理天才,一個英語高手,
    兩人同時夾住盤子上的一塊糯米餅,誰也不肯放手,更不願平分。
    豐盛的美食,源源不斷地擺上來,他們看都不看。
    大人們又笑又歎,連勸帶哄,可怎麼都不管用。
    最後,還是女兒,用擲硬幣的方法,輕鬆地打破了這個僵局。

    回來的路上,堵車,一些孩子焦躁起來。
    女兒的笑話一個接一個,全車人都被逗樂了。
    她手底下也沒閒著,用裝食品的彩色紙盒,
    剪出許多小動物,引得這群孩子讚歎不已。
    直到下車,每個人都拿到了自己的生肖剪紙。
    聽到孩子們連連道謝,老公禁不住露出了自豪的微笑。

    期中考試後,我接到了女兒班主任的電話。
    首先得知,女兒的成績,仍是中等。
    不過,他說:『有一件奇怪的事想告訴我,他從教三十年了,第一次遇見這種事。
    語文試卷上有一道附加題:你最欣賞班上的哪位同學,請說出理由。

    除女兒之外,全班同學,竟然都寫上了女兒的名字。
    理由很多:熱心助人,守信用,不愛生氣,好相處等等,寫得最多的是,樂觀幽默。』
    班主任還說:『很多同學建議,由她來擔任班長。』
    他感歎道:『你這個女兒,雖說成績普通,可是做人,實在很優秀!』
    我開玩笑地對女兒說:『妳快要成為英雄了。』
    正在織圍巾的女兒,歪著頭想了想,認真地告訴我說:
    『老師曾講過一句格言:當英雄路過的時候,總要有人坐在路邊鼓掌….。』
    輕輕地說:『媽媽,我不想成為英雄,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我猛地一震,默默地打量著她。
    她安靜地織著絨線,淡粉的線,在竹針上纏纏繞繞,
    仿佛一寸一寸的光陰,在她手上,吐出星星點點的花蕾。
    我心上,竟是驀地一暖。
    那一刻,我忽然被這個不想成為英雄的女孩打動了。

    這世間,有多少人,年少時渴望成為英雄,最終卻成了煙火紅塵中的平凡人。
    如果健康,如果快樂,如果,沒有違背自己的心意,
    我們的孩子,又何妨做一個善良的普通人。
    長大成人後,她一定會成為:賢淑的妻子,溫柔的母親,甚至,熱心的同事,和善的鄰居。
    何況她是班上50名之中的23名,我們還不慶幸,還不滿足?
    還想要更高人一等,更出人頭地!那後面還有27名半數以上的孩子呢﹖如果我是她們的父母,我要如何自處呢﹖
    在那些漫長的歲月,她都能安然地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又沒學壞,我作為身教言教的父母,
    能教養孩子長大成人,並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就可告慰先祖,
    還想為孩子祈求怎樣更美好的未來?
    就算她將來能當上司法官,能考上建築師,若她心術不正,口是心非,那又有何用?

    以上文章來自劉繼榮所著的《家有中等生》

    延伸閱讀
    媽媽,我不想成為英雄,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 drunkenboat 15:10 on 2010/10/02 固定鏈結 | 回應  

    杜十三詩選 

    石頭因為悲傷而成為玉

    文字涅盤之後送去火葬場
    留下的舍利子是詩
    石頭拒絕說話被斧鑽逼迫吐出真言
    剖開的滿懷心事是玉
    文字是因為歡喜而成為詩
    石頭 是因為悲傷而成為玉


    -寫給一九八四年七月煤山礦災死難的六十六名礦工

    孩子
    我們生命中的色彩
    是注定要從黑色的地層下面 挖出來的
    家裡飯桌上 綠色的菜
    白色的米
    街頭二輪的彩色電影
    媽媽紅色的拖鞋
    姊姊的綠色香皂
    還有你的黃色書包
    都是需要阿爸 流汗
    從黑色的洞裡 挖出來
    今後阿爸不再陪你了
    因為阿爸要到更深 更黑的地方
    再為你 挖出一條
    有藍色天空的路來

    阿爸,你不要再騙我了
    家裡的所有的色彩
    其實,都是假的
    我早就知道
    家裡的飯菜是煤做的
    媽媽的笑容姊姐的衣裳
    還有我的課本和鉛筆……..
    統統都是煤做的
    甚至連您啊 我想念的爸爸
    不也是煤做的嗎?
    可是 阿爸
    我卻寧願丟掉所有的色彩
    陪著媽媽 姊姊
    守住洞口
    拼命的用眼睛去挖 去挖
    挖出一具
    黑色的

    痕跡

    飛過的天空沒有痕跡
    只是開始下雨
    我統在黑暗的山谷叫妳:
    妳用慾望租來的那把傘帶來了嗎?

    天空繼續下雨
    我的全身都是妳飛過的痕跡

    我必須藉由一次誠摰的擁抱
    用心吸取妳的體溫
    才能使自己成熟
    就像一粒種子一樣
    因為崇拜土地裡血淚的溫度
    才能結成果實

    妳是我的泥土啊
    多年以前
    我把自己虔誠的種在妳的體內
    就已經註定和妳不能分開

    儘管風雨交加
    我盤纏的根部早已深入妳的命運
    在妳的每一個細胞內掙扎 生長

    如此
    經由妳的分裂
    我興奮長出的每一片葉子都清晰的寫著妳的名字

    震後元年就是千禧年

    -寫給公元2000年的20行

    震後元年就是千禧年
    21世紀的第一到曙光
    即將從我們重建後的胸膛熊熊的射出
    你會看見
    所有的黑暗都已經倒在斷層上
    所以的破碎  都已經還給了震央

    震後元年就是千禧年
    21世紀的第一陣掌聲
    即將從我們斷裂過的手掌響起
    你會聽到
    所有的神都在呼喚你逝去親人的名
    所有的哭泣
    都已經在山谷街巷迴盪成救贖的光

    震後元年就是千禧年
    21世紀的第一次擁抱
    即將由我們崩塌過的身體完成
    妳會觸摸到
    我們所有受過擠壓的細胞都已經再生
    我們所有受到驚嚇的基因
    都已經依照星座的倫理重新組合 排列

    新《蝴蝶理論》

    在沉默的曠野裡
    我隨手摘下一片樹葉
    一隻狼突然在遠方哀嚎了起來
    整個曠野跟著呼痛

    在無聲的海岸邊
    我們順手丟下一片石頭
    一條鯨魚突然在北極跳出海面
    整個海洋跟著晃動

    在空白的電腦終端機上
    我隨意的鍵入一首情詩
    所有南方的植物突然一齊開出花朵
    整個地球軌道跟著傾斜

    註釋:(蝴蝶理論)是量子力學發達以後新興的,和「測不準原理」以及「超導理論」有關的「因果論」。在這之後,「貝爾定理」(Bell’s theorem)也指出:一個物理體系如果分裂為二,在這物理上屬分離的體系間必然仍存在著某種關連性,舉例而言:一隻在北京拍動翅膀的蝴蝶經由某種匪夷所思的因果途徑,可能會導致歐洲北部某處一場大雪。這就是所謂的(蝴蝶理論)的概念。

    打電話

    黑暗中
    遙遠的妳突然哭泣
    不再說話
    只把話筒貼在胸口
    用噗噗的心跳回答我殷切的呼喚
    如此
    我學會了從妳的心跳聲中
    打聽宇宙所有的消息
    卻逐漸的聽到了

    大水的聲音
    砲火的聲音
    地球墜落的聲音

    我隔著春天一整季的花朵 偷偷看妳
    千層紅之外
    我把妳看成一輪彩虹 看成一幕晚霞
    萬層紫之間
    我把妳看成一團火焰
    看成一隻鳳凰
    我隔著夏天的一片海洋 靜靜聽妳
    風聲之末
    我把妳聽成一首老歌
    聽成一串鐘聲
    濤音之中
    我把妳聽成一陣夜雨
    聽成一聲 再見
    秋天來了 我趕在往事的途中
    隔著一道皺紋悄悄的想妳
    暮色之中
    我把妳想成一顆楓樹
    想成一隻歸雁
    斑髮之端
    我把妳想成一朵流雲
    想成一片月光
    而在寒冷的冬夜裡啊
    我癡情的隔著一層冰雪 輕輕吻妳
    隔著夢
    我把妳吻成一座青山
    吻成一條河流
    含著淚
    我把妳吻成一隻蝴蝶
    吻成一朵
    帶血的玫瑰

    輪椅

    你說你是四十年前逃到台灣的
    卻只逃來了上半身
    下半身卻仍陷在河南跋涉
    仍然要歷經土改文革、三反、五反
    於是下半身中風麻痺
    必須使用輪椅
    今年中元你終於回家了

    用福態十足的上半身推著
    嶄新的輪椅
    沿著粵漢和平漢鐵路尋找
    連接土地的另一段-
    左腳 沿著童年河邊的小徑跑來了
    右腳 踏過母親墳前的草叢跑來了
    你忍住癒合的痛楚在黃河邊蹣跚站起
    卻看到了
    數千年來潮水般想家的遊魂模仿著你
    推著-
    輪椅上的歷史
    沿著淮河 長江
    一路嚎啕

    懸崖

    如果你那個地方站得太久
    肉體便會走開去犯罪
    影子卻會留下來懺悔
    而且
    所有的道路也將因此崩塌成為懸崖
    整座的天空也將因此破碎成為玻璃
    如此你將開始交互跳躍著消磨時間
    在懸崖和玻璃之間
    在太陽和月亮之間
    在花蕊和荊棘之間
    在火焰和冰層之間
    在死亡和高潮之間
    在真理和謊話之間
    一路上交互著跳躍
    直到枯瘦的膝蓋長滿肥厚的繭
    你又會摸索著日漸模糊的腳掌紋
    回到那個長滿慾望的地方站立-
    看著肉體走開去犯罪
    看著
    影子跪下來懺悔

    看阮兮目睭

    這兮時辰 置寂寞兮天地中
    阮恬恬直直看汝
    親像月娘看著大海 阮
    看著汝兮人影置遐漂泊
    看著汝兮心事置遐浮動
    看著汝兮生命親像海湧
    搧著痛苦兮海岸
    變成皺紋 一波擱一波
    位昨昏捲到今(啊)日兮額頭

    恬恬夯起 看著阮兮目睭
    這兮時辰 置淒迷兮世界中
    阮認真 直直看汝
    親像星星看著花蕊
    阮看著汝兮面容置遐期待
    看著汝孤影置遐彳亍
    看著汝兮青春猶未發芽
    搧著寒冷兮冬雪
    變成目屎
    一粒擱一粒
    位前世滴到今生兮目睭
    恬恬夯起
    看著阮兮目睭
    看阮兮目睭
    阮兮目睭內底有汝一生兮夢
    看阮兮目睭
    阮兮目睭內底有汝溫柔兮海岸
    看阮兮目睭
    阮兮目睭內底有沒有汝清楚兮天地
    看阮兮目睭 看阮兮目睭

    後記:本詩為台灣十二唱之第八唱,係寫給70年代真情流露的台灣
    註釋:遐:那裡

    攝氏三十七度的夏日奪門撞進的時候
    你以牆的姿勢端坐窗前
    任一道凶猛的陽光恣意的在你臉上搜索
    你依然不動聲色
    拒絕交出藏在心底的
    一幅春天的風景
    熾烈的煎熬使你的雙眼明亮
    使你的孤獨挺拔起來
    在接踵而至的
    風與蟬鳴放縱的甜言蜜語蠱惑之下
    你還是固執的使用傲岸的嘴角
    扺抗所有多餘的溫度
    讓一滴滴高貴的汗水淌向內心陰涼的角落
    結晶成為




    而在你的胸前左側
    幾條皺紋的上端
    滴答的時鐘正和日曆交談
    太陽走了之後
    一盞燈把它們的談話翻譯成你的影子
    噹的一聲
    烙在牆上

    經過一場慘烈的廝殺之后
    我們從一床絲被之中
    緩緩的復活

    而後
    妳坐到鏡子面前
    修補面孔
    我走進浴室
    清洗傷口—-

    像一對文明的獸啊
    我們把愛情
    像使用過的保險套一樣的
    拋棄
    帶著一身相同品牌的
    肥皂香味
    隨著電梯
    端莊的墮落—–
    在賓館的門口
    在燦放著各種繽紛慾望的街上
    微笑著

    傷痕

    手與手分離之後
    眼與眼仍然相偎廝磨
    在站著的夜色
    和躺著的離愁之間
    千條雨絲是凝固的聲音
    萬盞燈火
    是醒來的昨日

    我們心中
    都藏著千山萬水
    蜿蜒曲折難以攀行
    不是順著兩行淚水
    就能找到方向
    也不是藉著一聲再見
    就能辨出歸途
    我們迷失
    是因為山崖水際
    日出月落
    沒有痕跡

    唇與唇分離之後
    臉與臉仍然相互留連
    在站起的離愁和躺下的夜色之間
    你默默用香烟點起一陣晨霧
    我偷偷的用口紅塗去一片
    紫色的
    傷痕

    以上詩作來自網路上其他網友的分享

    另,

    可能是杜十三的blog:杜十三主義

     
  • drunkenboat 22:17 on 2010/05/06 固定鏈結 | 回應  

    一人文化大革命──不斷革命的美學 

    【聯合報/羅青/詩】 2010.03.10

    一人

    世界上所有事情
    原來都從一個人的未來開始
    歷史上所有事件
    最後都在一個人的過去結束

    一個人坦然泰然的在亂世中
    含恨死去
    千萬人糊裡糊塗的在哭聲中
    醒來出生

    千萬人無聲無息的
    在未來的無聊中無奈死去
    一個人卻清清楚楚的
    在過去的夢想中不斷再生

    文化

    文化
    就是一個人
    與另一個人的
    對話

    中間隔離著的是
    千萬人都難以跨越的
    年齡、性別、種族、國家
    偏見、誤解、仇恨、戰爭

    中間閃爍著的是
    一人可以輕鬆橫跨
    百里千里萬里的理解力
    十年百年千年的想像力

    大革命

    大革命的定義純然是
    一人內心深處
    不斷改革的
    強大生命力

    大革命的時機自然在
    千萬人都不知道
    彼此全變成不知情的
    反革命

    大革命的結果果然是
    無論真革命與假革命
    都要不斷通過千萬個反革命革命
    方能完成那永遠無法完成的一人革命

    亂曰

    世間所謂的文化大革命
    只能獨自一人
    在一個小角落
    默默進行

     
  • drunkenboat 16:11 on 2009/05/05 固定鏈結 | 回應  

    [轉載])陶子寫給黎礎寧的一封信 

    礎寧:

    自從妳走了以後,我們的心裡都不大舒服;談起妳的事,莫不哀聲歎氣、或是紅了眼眶。很想和妳好好聊聊,在一切都還來得及的時候;
    現在,有些遲了,但或許,我心裡想對妳講的話,仍能給和妳一樣徬徨的人做參考。

    首先想和妳聊的是愛情的部份。
    愛情是和權力相斥的。有時候,我們一頭栽入愛情,便失去了掌控的權力。
    我們的生活作息、身心靈、喜怒哀樂,幾乎都不歸自己管了。
    如果碰到的是一個懂得同等回應、愛妳疼妳的人,那麼妳便會置身天堂;
    反之,便如同在煉獄爬行,他偶爾的略施小惠,是妳心甘情願的原因,我想,妳是碰到了後者。
    除了少數「幸運」的人(事實上,我不覺得那叫做幸運!)沒在愛情路上受過折磨、遇到壞人之外,大部分的人多多少少都吃過些虧。
    我和我的女性友人們,都曾遭遇過。騙錢的、背叛的、撒漫天大謊的、有家室的、有秘密的、有病的??多到怪到妳欲振乏力,欲哭無淚;
    當然,不瞞妳說,在那當下,我們也想要死過─但當我們抱著朋友哭、抱著馬桶吐、抱著酒瓶睡,行屍走肉 一兩 個月後,突然就好像被雷打到一樣:我在幹嘛?那個人哪裡好?一點都不值得我頹廢!
    而且,看多了爛咖,妳就能免疫,然後能一眼看到好男人,找到幸福。
    為一個不珍惜妳的人而死,不但不值得,他們也不會有太多感覺。

    其次,我想和妳聊的是父母對孩子的愛。
    這兩週,台北陰雨連綿,我的女兒荳荳異位性皮膚炎便發作了。
    小小的屁股、雙腿、手肘和腕部,充滿了小小的顆粒。
    一天兩次,她爸爸拿著藥膏細細擦遍全身;但臨睡前,發病的部位更是奇癢難耐,
    於是,我和她爸便得擔任「搔癢大隊」,用搓、用擦,而不可用抓的,才能暫時止癢而不會抓破皮導致惡化擴大。
    這樣搓搓擦擦,總要兩三個小時,她才能好好入睡。
    每天早上,她要上學。她已經很有主見地選擇要穿什麼;外面 32℃ ,她吵著要穿羽絨衣;低溫 15℃ ,她說要穿衝浪褲配拖鞋(學她爸),每天光為了出門,我們得勸說她好久。餵她吃飯更是難上加難。她已經夠瘦了,卻不喜歡吃東西。
    往往一頓飯要恩威並施地搞個兩個小時,才勉強吃完一碗;我們追著餵、哄著餵、嚇著餵,腰也痠了、嗓子也啞了。
    她如果提起班上男生的名字,我們便躡手躡腳地明查暗訪那男孩的樣子,她爸還會忍不住暗喊:「×××,給我小心一點!」
    她如果開心地笑了,我們覺得一天真美好。她如果鬧鬧的,我們會比較不開心,但還是千方百計地想讓她開心。
    她才不到三歲,我們已經愛她愛到不能自己。礎寧,妳二十四歲,妳知道妳的父母愛妳愛得有多深嗎?
    每當我想起在星光大道觀眾席裡,妳那對開心又驕傲的父母,我就覺得,妳太狠心。
    孩子,是曾與母親共生的一塊心頭肉,也是父母一輩子最甘願的擔憂。

    妳現在了解了嗎?希望妳想通了,也要在天上好好看顧妳的父母家人。

    陶子姊
     
    • Jessica 04:55 on 2009/05/07 固定鏈結 | 回應

      陶子真是有智慧的真女人再分享一遍這隻MV八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s6-hAkAasY

    • Kirsten 08:59 on 2009/05/07 固定鏈結 | 回應

      以前沒仔細聽過這首歌哩^^現在聽覺得歌詞寫得真是深刻謝謝分享:-)

    • 蘭芬 14:55 on 2009/05/07 固定鏈結 | 回應

      一顆新星隕落 真的令人惋惜…..我超愛她唱歌的說..

    • Kirsten 15:50 on 2009/05/07 固定鏈結 | 回應

      我也是,整個星光三我最喜歡她:\'(

    • Chris 17:39 on 2009/05/09 固定鏈結 | 回應

      好可惜

c
Compose new post
j
Next post/Next comment
k
Previous post/Previous comment
r
回應
e
編輯
o
Show/Hide comments
t
至頂
l
Go to login
h
Show/Hide help
shift + esc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