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十三詩選

石頭因為悲傷而成為玉

文字涅盤之後送去火葬場
留下的舍利子是詩
石頭拒絕說話被斧鑽逼迫吐出真言
剖開的滿懷心事是玉
文字是因為歡喜而成為詩
石頭 是因為悲傷而成為玉


-寫給一九八四年七月煤山礦災死難的六十六名礦工

孩子
我們生命中的色彩
是注定要從黑色的地層下面 挖出來的
家裡飯桌上 綠色的菜
白色的米
街頭二輪的彩色電影
媽媽紅色的拖鞋
姊姊的綠色香皂
還有你的黃色書包
都是需要阿爸 流汗
從黑色的洞裡 挖出來
今後阿爸不再陪你了
因為阿爸要到更深 更黑的地方
再為你 挖出一條
有藍色天空的路來

阿爸,你不要再騙我了
家裡的所有的色彩
其實,都是假的
我早就知道
家裡的飯菜是煤做的
媽媽的笑容姊姐的衣裳
還有我的課本和鉛筆……..
統統都是煤做的
甚至連您啊 我想念的爸爸
不也是煤做的嗎?
可是 阿爸
我卻寧願丟掉所有的色彩
陪著媽媽 姊姊
守住洞口
拼命的用眼睛去挖 去挖
挖出一具
黑色的

痕跡

飛過的天空沒有痕跡
只是開始下雨
我統在黑暗的山谷叫妳:
妳用慾望租來的那把傘帶來了嗎?

天空繼續下雨
我的全身都是妳飛過的痕跡

我必須藉由一次誠摰的擁抱
用心吸取妳的體溫
才能使自己成熟
就像一粒種子一樣
因為崇拜土地裡血淚的溫度
才能結成果實

妳是我的泥土啊
多年以前
我把自己虔誠的種在妳的體內
就已經註定和妳不能分開

儘管風雨交加
我盤纏的根部早已深入妳的命運
在妳的每一個細胞內掙扎 生長

如此
經由妳的分裂
我興奮長出的每一片葉子都清晰的寫著妳的名字

震後元年就是千禧年

-寫給公元2000年的20行

震後元年就是千禧年
21世紀的第一到曙光
即將從我們重建後的胸膛熊熊的射出
你會看見
所有的黑暗都已經倒在斷層上
所以的破碎  都已經還給了震央

震後元年就是千禧年
21世紀的第一陣掌聲
即將從我們斷裂過的手掌響起
你會聽到
所有的神都在呼喚你逝去親人的名
所有的哭泣
都已經在山谷街巷迴盪成救贖的光

震後元年就是千禧年
21世紀的第一次擁抱
即將由我們崩塌過的身體完成
妳會觸摸到
我們所有受過擠壓的細胞都已經再生
我們所有受到驚嚇的基因
都已經依照星座的倫理重新組合 排列

新《蝴蝶理論》

在沉默的曠野裡
我隨手摘下一片樹葉
一隻狼突然在遠方哀嚎了起來
整個曠野跟著呼痛

在無聲的海岸邊
我們順手丟下一片石頭
一條鯨魚突然在北極跳出海面
整個海洋跟著晃動

在空白的電腦終端機上
我隨意的鍵入一首情詩
所有南方的植物突然一齊開出花朵
整個地球軌道跟著傾斜

註釋:(蝴蝶理論)是量子力學發達以後新興的,和「測不準原理」以及「超導理論」有關的「因果論」。在這之後,「貝爾定理」(Bell’s theorem)也指出:一個物理體系如果分裂為二,在這物理上屬分離的體系間必然仍存在著某種關連性,舉例而言:一隻在北京拍動翅膀的蝴蝶經由某種匪夷所思的因果途徑,可能會導致歐洲北部某處一場大雪。這就是所謂的(蝴蝶理論)的概念。

打電話

黑暗中
遙遠的妳突然哭泣
不再說話
只把話筒貼在胸口
用噗噗的心跳回答我殷切的呼喚
如此
我學會了從妳的心跳聲中
打聽宇宙所有的消息
卻逐漸的聽到了

大水的聲音
砲火的聲音
地球墜落的聲音

我隔著春天一整季的花朵 偷偷看妳
千層紅之外
我把妳看成一輪彩虹 看成一幕晚霞
萬層紫之間
我把妳看成一團火焰
看成一隻鳳凰
我隔著夏天的一片海洋 靜靜聽妳
風聲之末
我把妳聽成一首老歌
聽成一串鐘聲
濤音之中
我把妳聽成一陣夜雨
聽成一聲 再見
秋天來了 我趕在往事的途中
隔著一道皺紋悄悄的想妳
暮色之中
我把妳想成一顆楓樹
想成一隻歸雁
斑髮之端
我把妳想成一朵流雲
想成一片月光
而在寒冷的冬夜裡啊
我癡情的隔著一層冰雪 輕輕吻妳
隔著夢
我把妳吻成一座青山
吻成一條河流
含著淚
我把妳吻成一隻蝴蝶
吻成一朵
帶血的玫瑰

輪椅

你說你是四十年前逃到台灣的
卻只逃來了上半身
下半身卻仍陷在河南跋涉
仍然要歷經土改文革、三反、五反
於是下半身中風麻痺
必須使用輪椅
今年中元你終於回家了

用福態十足的上半身推著
嶄新的輪椅
沿著粵漢和平漢鐵路尋找
連接土地的另一段-
左腳 沿著童年河邊的小徑跑來了
右腳 踏過母親墳前的草叢跑來了
你忍住癒合的痛楚在黃河邊蹣跚站起
卻看到了
數千年來潮水般想家的遊魂模仿著你
推著-
輪椅上的歷史
沿著淮河 長江
一路嚎啕

懸崖

如果你那個地方站得太久
肉體便會走開去犯罪
影子卻會留下來懺悔
而且
所有的道路也將因此崩塌成為懸崖
整座的天空也將因此破碎成為玻璃
如此你將開始交互跳躍著消磨時間
在懸崖和玻璃之間
在太陽和月亮之間
在花蕊和荊棘之間
在火焰和冰層之間
在死亡和高潮之間
在真理和謊話之間
一路上交互著跳躍
直到枯瘦的膝蓋長滿肥厚的繭
你又會摸索著日漸模糊的腳掌紋
回到那個長滿慾望的地方站立-
看著肉體走開去犯罪
看著
影子跪下來懺悔

看阮兮目睭

這兮時辰 置寂寞兮天地中
阮恬恬直直看汝
親像月娘看著大海 阮
看著汝兮人影置遐漂泊
看著汝兮心事置遐浮動
看著汝兮生命親像海湧
搧著痛苦兮海岸
變成皺紋 一波擱一波
位昨昏捲到今(啊)日兮額頭

恬恬夯起 看著阮兮目睭
這兮時辰 置淒迷兮世界中
阮認真 直直看汝
親像星星看著花蕊
阮看著汝兮面容置遐期待
看著汝孤影置遐彳亍
看著汝兮青春猶未發芽
搧著寒冷兮冬雪
變成目屎
一粒擱一粒
位前世滴到今生兮目睭
恬恬夯起
看著阮兮目睭
看阮兮目睭
阮兮目睭內底有汝一生兮夢
看阮兮目睭
阮兮目睭內底有汝溫柔兮海岸
看阮兮目睭
阮兮目睭內底有沒有汝清楚兮天地
看阮兮目睭 看阮兮目睭

後記:本詩為台灣十二唱之第八唱,係寫給70年代真情流露的台灣
註釋:遐:那裡

攝氏三十七度的夏日奪門撞進的時候
你以牆的姿勢端坐窗前
任一道凶猛的陽光恣意的在你臉上搜索
你依然不動聲色
拒絕交出藏在心底的
一幅春天的風景
熾烈的煎熬使你的雙眼明亮
使你的孤獨挺拔起來
在接踵而至的
風與蟬鳴放縱的甜言蜜語蠱惑之下
你還是固執的使用傲岸的嘴角
扺抗所有多餘的溫度
讓一滴滴高貴的汗水淌向內心陰涼的角落
結晶成為




而在你的胸前左側
幾條皺紋的上端
滴答的時鐘正和日曆交談
太陽走了之後
一盞燈把它們的談話翻譯成你的影子
噹的一聲
烙在牆上

經過一場慘烈的廝殺之后
我們從一床絲被之中
緩緩的復活

而後
妳坐到鏡子面前
修補面孔
我走進浴室
清洗傷口—-

像一對文明的獸啊
我們把愛情
像使用過的保險套一樣的
拋棄
帶著一身相同品牌的
肥皂香味
隨著電梯
端莊的墮落—–
在賓館的門口
在燦放著各種繽紛慾望的街上
微笑著

傷痕

手與手分離之後
眼與眼仍然相偎廝磨
在站著的夜色
和躺著的離愁之間
千條雨絲是凝固的聲音
萬盞燈火
是醒來的昨日

我們心中
都藏著千山萬水
蜿蜒曲折難以攀行
不是順著兩行淚水
就能找到方向
也不是藉著一聲再見
就能辨出歸途
我們迷失
是因為山崖水際
日出月落
沒有痕跡

唇與唇分離之後
臉與臉仍然相互留連
在站起的離愁和躺下的夜色之間
你默默用香烟點起一陣晨霧
我偷偷的用口紅塗去一片
紫色的
傷痕

以上詩作來自網路上其他網友的分享

另,

可能是杜十三的blog:杜十三主義

廣告